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龙天吟-龙图雪

趣妙谈心灵味觉,觉味灵心谈妙趣。情是感觉情中有妙趣,淡是味觉淡里有佳境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引用 吾在集(39)   

2012-12-11 02:31:39|  分类: 心灵滋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天荒《吾在集(39)》

391、古人云:“功名富贵可以力致,独此红粉知己,寥寥千载,不可多遇,遇即成不朽。”功名富贵,虽竭尽全力,也未必一定能“致”。至于“红粉知己”,那更是“寥寥千载,不可多遇”。我等凡夫俗子,速朽之辈,能如留仙先生那样,天天晚上做一个花仙狐妖的美梦,已经是骨头酥到根了,哪还敢存什么痴想、妄想和狂想?“秦楼明月隐花汀,烟淡春山晓黛青。一百八声钟吼罢,梦回七十五长亭。”罢了,罢了。大热天写此条,满头大汗,一身酸腐气,哈哈。
392、“如今,在这里,在这寂静的要塞里,往事掠过我的脑海时,我常常问自己:在命运给我展示的道路上,有恬静的欢乐和心灵的安宁在等待着我,为什么我就不肯朝这条路上走呢?”莱蒙托夫这样问。而纪伯伦则干脆直截了当:“我们已经走得太远,以致忘记了当初因何而出发。”

      “嫦娥应悔偷灵药,碧海青天夜夜心”,嫦娥再悔也回不来了。

393、“树欲静,而风不止”,不如“树欲静,而风将奈何”更有定力。

394、蚕一生只做一件事:吐丝;只圆一个愿:成茧。

395、世界上的一切书本,

      不会有幸福带给你,

      可是它们秘密地叫你

      返回到你自己那里。

      那里有你需要的一切:

      太阳、星星和月亮,

      因为,  在你内心里藏着你所寻求的光。

      你在书本里寻找了

      很久的智慧,

      现在从每一页里放光——

      因为现在它们才属于你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(黑塞《书》)

      “人生识字忧患始”,总而言之,读书恐怕不是一件好事情,否则,从古代的苏轼到老外的黑塞为何都如此一口咬定,不是“忧患始”,就是“不会有幸福带给你”?想想也是,书本又不能当饭吃,整天捧着这劳什子的玩意儿,能有什么好结果?忧患如影相随,幸福遥不可期。书越读越傻,越读越没有出息。

      但同样这位苏轼,在另外一首诗中则说道:宁可食无肉,不可居无竹。无肉令人瘦,无竹令人俗。人瘦尚可肥,人俗不可医。也就是说,人还有俗雅之分。我们当然并不一定认可,雅必然可取,俗必然不可取。但在这首诗里,苏轼的取向则十分清晰明了。如此说往,做人就不那么简单、那么容易、那么只有一面性。吃饱穿暖,一了百了。人还有两面性、三面性、乃至多面性。生物的、欲望的、情感的、理性的、精神的……等等集诸一身,单单的物质满足,完全解决不了人的根本性烦恼。

      于是“超越肉身”,成了人类的宿命和宿愿。无极的痛苦伴随无极的欢乐。宗教、哲学、以及全部的人文探索,其起点和旨归都源自于此。

       苏轼的雅俗之辨,恐怕寻求的就是这种区隔和超越。但如何去俗趋雅,苏轼只作了“肉”与“竹”的形象示例,没有明确地与读书挂钩。当然,这并不打紧,因为他的弟子王鲁直就顺着老师的意思明白无误地说过,一个人只要三天不读书,就“面目可憎”。说到底,一个人只要试图有所超越,绕不开的,还是要读书。

       回过头来,再看黑塞的《书》,“世界上的一切书本,不会有幸福带给你”,开宗明义、直截了当,断了所有功利性读书的念头。然而惟有读书,才能“返回到你自己那里”,一个多面、多向、多元的你。然而也唯有读书,才能寻找到属于自己的智慧之光,帮你打通和打开多面、多向、多元人性的区隔和门户,成为一个真正混沌、融合的自由体,如此,你才能真正找到某些超越“幸福”的、由衷的、独特的、澄澈无碍的幸福感。黑塞的《书》是否该作如是读?

396、读董桥,少说也已经读了二十多年了,从中年一直读到了他的老年。任何艺术都有其自身的形式,文学也不例外。董桥是少有的美文家,从谋篇布局到遣词造句,都能读到他的绮思佳构。但说心里话,我还是更喜欢喝董桥的“中年下午茶”,与他一起欣赏“旧时的月色”。他那时的文字,真可以字字“下酒”,让人吃得满嘴全是“风流”。读了董文,我才知道,文章是可以“不长皱纹”的。

        然而人还是要长皱纹的,倏忽间,董桥先生已经过了耳顺之年。眼下虽然还能常常悦读到董桥先生的生花妙笔,但心里偶尔总有一种隐隐之忧,怕董先生的皱纹会长到他的文章里去。当然,我晓得这是我的杞人忧天,但我对读董文不像往昔那样迫切和神往也是真实的。但即便如此,董先生的文字还是充满了“绿意”,让人依然有徜徉在其中的怡然和满足。

       “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蘸长管钢笔的墨水缸也多,单缸单笔套轻便,双缸双笔套古典,一缸盛红墨水,一缸盛黑墨水。秋翁(董先生的朋友)说羽毛笔墨水缸象征文艺复兴文人案头精神,传承几百年。转眼二十世纪初了,衣袋里插墨水笔书桌上摆打字机倒是词语大匠纸上风云的乾坤肇兴。萧伯纳棚屋里打字的黑白照片是文林景观。摄影师拍摄海明威背着晨曦敲打‘下木牌’打字机,海明威看了说‘I don't work like this’谁都不相信。萨冈趴在地毯上打字的倩影成了沙龙名作。福克纳坐在好莱坞寓所阳台赤膊打字写剧本的老照片也长寿,老福克纳得了诺贝尔文学奖报刊上登了又登。……秋翁说打字机字键打出字母的声音是文化的脚步声,打完 一行那轻轻一声铃声是文明史上最细腻的叮咛:‘计算机时代我们从此连耳语都久违了!’”

      这是董先生近作中的一段文字。或许董先生真的老了,但此老之“老”,是愈发老成、愈发老到、愈发老派之老也未必可知。“西天”彩云朵朵,怎么可能仅仅“还有些残霞”?“晚风中的蔷薇”始终吐露着“晚香”。

397、黄侃,国学大师,竭力反对白话文,曾质问胡适,你为何取名“胡适”,何不干脆取名叫“往哪里去”?

398、“一棵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冬之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别的树上有鸟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黄丝带,断线风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没有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木心《旷野一棵树》)

399、绝望的风

          扯着风铃

          阳台上

         香气馥郁的咖啡

         曼妙动听

         佛罗里达州

         一片狼藉

         范思哲春情荡漾的屋脊

         倒扣着

         卡斯特罗游艇

400、两股间的蠢动

         不需要任何秘密

          赤裸和伪饰

          哪不都是游戏

          整个地球全在忙乎

          还不是为了那一点红与黑的肉麻和有趣

          渭河悸动的波纹

          按捺不住春汛的逗引

          咬不咬钩

          姜尚刀俎上风干了的腌鱼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